首页
新人注册
忘记密码?
Nibrary.com

人云亦云


人云亦云
群统计
积分:76334
访客:100564
成员:18
微聊:59
长文:38
其它群:
坐看云起
云裳花容
朵云书画
音乐•云水间
子曰诗云
依云而居
影云视云
留学美国
投资和移民
访问者
哈神探
03/25/17
一工具
09/13/16
网言
10/17/15
星探
08/14/15
东山
05/31/15
京人
04/18/15
彭发朦
10/18/14
一棵笋
08/23/14
好奇
08/22/14
sijiyuyan
08/22/14
一红裙
08/01/14
kuimao
07/26/14

哈神探 [2013-10-05 23:32:44]    来自群   

改开元老回忆录-3

《谷牧回忆录》选摘——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 (2)

 

 这里说的“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主要内容有:

 

  ———计划体制以地方为主,经济发展计划以省为主制订,原由中央直属的企事业单位,除铁路、邮电、民航、银行、军工生产和国防科研以外,全部下放给省管理。

 

  ———财政体制实行大包干,划分收支,定额上交(或补贴),五年不变(1980~1984年,以后又延长五年)。广东年上缴中央财政基数定为12亿元(后又减为10亿元),对福建财政,中央每年补助1亿元(后增至1.5亿元),增收部分由省安排于经济建设。

 

  ———扩大外贸权限。在国家统一的对外贸易方针指导下,由两省分别自行安排和经营本省的对外贸易,成立省外贸公司,承办口岸进出口业务。外贸出口收汇,以1978年实绩为基数,增收部分上交中央三成,余额留地方使用。

 

  ———搞活金融体制。两省可设立投资公司,吸收侨商和外商投资,自借、自用、自还。

 

  ———物资、商业体制运用市场机制,以1978年为基数,保证国家的调出和调入,其余由省灵活地统筹安排。

 

  ———在劳动工资和物价管理方面,都扩大省级的权限,如两省可以自定省内自销产品的价格,劳动力安排不受国家劳动指标的限制等。

 

  ———关于举办出口特区,特区内允许华侨、港澳商人和外国厂商投资办厂,实行优惠税率,可以从加工装配、轻型加工工业和旅游业入手,积累资金,逐步兴办技术水平高的项目,先在深圳、珠海试办,待取得经验后再在汕头、厦门举办。后来举办特区与两省逐步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并列为我国实行改革开放的重要部署。

 

  这是一项重大决策,是“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重要步骤。在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之下,需要说服各个部门支持,组织实施的工作非常具体,十分复杂。1979年下半年,我在北京多次召集会议进行协调。第四季度,广东省负责同志还专门到北京作过汇报。年底,我又去广东、福建与地方同志做了研究。1980年3月下旬,我受中央委托,在广州主持召开广东、福建两省工作会议。当时两省的主要负责同志习仲勋、杨尚昆、刘田夫和马兴元、郭超同志都参加了会议,到会的还有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港澳工委的负责同志。

 

  会议回顾了广东、福建实行特殊政策的情况,认为虽然从中央1979年50号文件下达到年底不足半年时间,但两省的工作很有进展。1979年,广东、福建的外贸出口收汇都创造了历史最好水平,分别比上年增长32%和30%,其他形式的对外经济合作也迈开了步子,成绩显著,说明中央的这项决策是正确的。会议认为,中央关于两省的决策,实质是要求两省作改革经济体制的试验,这不但有利于两省的经济发展,而且具有全国的意义,在港澳和海外侨胞中也引起了强烈的积极反响,一定要兢兢业业地搞好。会议强调,在搞活两省经济工作的同时,必须坚持高度集中统一,严格执行中央的财经纪律和外事纪律。中央各部门要保护和支持两省的积极性。各方面要大力协同,搞好两省的经济体制改革。

 

《谷牧回忆录》选摘——特区,“特”在哪里? (3)

 

 特区,“特”在哪里?

 

  在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里举办经济特区,马列主义经典里找不到,是史无前例开创性的社会经济实验。因此,会上对特区建设的方针作了详细的研究。集中为以下几点:第一,特区主要是吸收侨资和外资进行建设;第二,要做好总体规划,有序地开发,分期分片铺开,先搞好水、电、道路、通讯等基础设施,创造投资环境;第三,在项目建设上,先上投资少、周转快、收效大的项目,在发展出口加工工业的同时,有条件的可以逐步上些房产、旅游项目;第四,为了吸收侨商、外商投资,企业所得税、土地使用费可以略低于港澳,建议中央把外商投资企业的所得税定为15%;第五,特区的管理,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和维护国家主权的前提下,可以采取与内地不同的体制和政策,特区的经济活动要充分发挥市场调节作用。通过这次会议,把中央举办特区的构想初步具体化了。在讨论过程中,到会同志还根据特区创办起步的实践,考虑到特区不但要办工业,也要办商业、旅游、房地产等行业,不但要拓展出口贸易,还将在全国经济生产中发挥多种功能,因而“出口特区”这个名称,就难以概括其全部功能和作用。我根据会上讨论的意见,改名为涵盖面更宽的“经济特区”,得到大家的赞同。这次会议讨论的以上内容形成《纪要》,当年5月16日,中央以中发[1980]41号文件批转全国。

 

  1984年4月,听取香港招商局副董事长袁庚同志汇报深圳蛇口工业区开发建设情况,举办经济特区涉及面广、政治性很强,党内外会有不少领导和群众不理解甚至反对,国外投资者也会有种种疑虑。因此,光有方针政策还不够,须得提请最高权力机关立法。这也符合我们改革所追求的一个目标———依法治国。

 

  早在1979年底,我就着手组织起草法规性文件。先委托广东搞了个初稿并经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作了审议。1980年6月,又由国家进出口委牵头组织修改,包括邀请大专院校有关专家共同讨论,先后十三易其稿,搞了两个月。8月26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并公布了这个国务院提请审议的《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批准建立深圳、珠海、汕头、厦门经济特区,国务院随即相继批准上述四个特区的位置和区域范围。各特区的建设陆续开工。这四个经济特区的范围和面积,以后作过多次调整,至1993年深圳为327.5平方公里,珠海121.3平方公里,汕头234平方公里,厦门131平方公里。

 

  深圳特区。当时就考虑到深圳毗邻香港,是我国南方陆路外运的重要通道,对外经济联系的条件最好,有可能发展最快,有意划大些,并且依据山川地形和设置管理线的需要,划了327.5平方公里。在这之前,1979年2月,国务院批准交通部香港招商局在蛇口投资办的2平方公里的工业区,也作为一部分划入深圳特区。蛇口工业区由香港招商局副董事长袁庚同志牵头,在1979年5月破土动工,首期开发1平方公里。在施工中引进国外先进管理经验,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创造了较快的速度和较好的效益,以后被誉为“蛇口模式”。通港罗湖口岸所在的罗湖区是深圳开发最快的地区。罗湖区的开发在1979年8月拉开序幕,挖掉罗湖山填平罗湖洼地,集中力量搞“七通一平”。除投入部分地方财力外,主要使用银行贷款,负债经营,滚动发展,并引进竞争机制,实行工程设计和施工招标承包,取得了高速优质的成果,以后被誉为“深圳速度”。

 

  珠海特区。珠海特区当时划定三片,共6.81平方公里。这里的建设从旅游业起步。1980年1月动工的第一家中外合资经营珠海石景山旅游中心,1980年12月视察珠海于当年8月建成开业,借鉴国外希尔顿酒店的管理经验,微笑待客,礼貌服务,顿时誉声鹊起,成为实行改革开放后宾馆、酒店改变服务面貌的样板。

 

  汕头特区。汕头特区最初批准建设的是龙湖片(沙滩地),只有1.6平方公里,以发展出口加工业为主。按照中央关于特区建设要有先有后的部署,这里的建设直到1981年底才着手筹备,1982年下半年才正式动工。

 

  厦门特区。1980年10月,国务院批准在厦门岛湖里村一带设立经济特区,划定面积2.5平方公里,首期开发1平方公里。厦门特区初期的建设,主要是新建高崎机场和扩建东渡港深水码头。湖里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于1982年初才破土动工。

 

《谷牧回忆录》选摘——各个特区各有侧重 (4)

 

 各个特区各有侧重

 

  随着各特区先后开工建设,我想,特区到底怎么个办法,如何才能办好,单在国内研究有局限性,得出去看看。于是,确定由时任国家进出口委副主任的江泽民同志带队出访考察。参加这个考察组的有国家税务局、海关总署等部门的同志,有粤、闽两省和深圳、厦门特区的同志,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机构的同志也参加了。他们在1980年9、10月间,先后考察了斯里兰卡、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墨西哥、爱尔兰这6个国家的9个出口加工区、自由贸易区、“工业公园”。考察组从所见、所闻、所得的大量资料中,对国外经济性特区的基本经验归纳了五条:立法比较健全,可操作性强;开发建设有总体规划,从小到大逐步建设;管理机制灵活,地方和企业有很大自主权;注重人才培训,提高劳动者素质;政策优惠,广以招商。

 

  经报请党中央、国务院同意,1981年5月27日到6月14日,我在北京主持召开广东、福建两省工作会议。会前,国务院各部门和两省都做了充分准备。进出口委、中央组织部、劳动总局、海关总署和中国人民银行的一些负责同志会前都带领工作组进行了大量调查研究。在进出口委的主持下,理论、经济界的专家薛暮桥、许涤新、范若愚、钱俊瑞等从理论上探讨和论证了举办经济特区的必要性和可行性。会上认真总结了前段工作,参考国外各类经济性特区的成功做法,从我国实际出发,对举办经济特区的指导思想、基本方针和重要政策性措施,进行了深入讨论,提出了比较系统的意见,共有10条:

 

  ———特区的规划和建设要因地制宜,各有侧重,注重实施。深圳、珠海应建成兼营工、商、农、牧、住宅、旅游等多种行业的综合性特区。汕头、厦门先以发展出口加工业为主。

 

  ———海关对特区进口自用的货物、商品,实行特殊的关税优惠,但通过特区运往内地者,按照有关进口规定办理。

 

  ———对外商出入特区办理手续,实行简化,给予方便。授权各特区可通知签证机关为来本特区的外国人和华侨、港澳同胞办理入境签证。

 

  ———改革劳动工资制度,特区用工实行劳动合同制。

 

  ———特区的对外贸易,在国家统一政策指导下自主经营,并可代理外贸部不统一经营的,经各省、市、自治区批准的该省(市、自治区)的进出口业务。

 

  ———特区货币以人民币为主,外币限在指定范围内使用,同时研究在深圳发行特区货币的可行性;可以有步骤、有选择地批准外资银行到特区设立分支机构。

 

  ———多方筹措特区建设资金,主要利用外资,同时增加国家银行对特区的贷款,特区土地开发收入可全部留用。

 

  ———特区的某些基础设施,允许吸收外资进行建设,由特区自营或中外合资经营,自负盈亏。

 

  ———特区管理机构,应按照精简、高效的原则设置,赋予充分的权力,使之能够机动处理问题,加强与各方面的联系。建设特区与非特区的隔离管理线。

 

  ———加强特区的法制建设。经国务院提出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81年11月通过决议,授权广东省和福建省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根据有关法律、法规、政策规定的原则,按照该省经济特区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制订经济特区的可行性法规,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务院备案。

 

 

 

《谷牧回忆录》选摘——各个特区各有侧重 (5)

 

  这10条意见,是对中央作出举办特区决策以后的有关各项方针政策的集成和发展,对举办特区的指导思想、基本操作规程、重要的政策性措施、正确处理内外关系、内部权益分配等问题,构筑了总体框架。它对特区的建立和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从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81年7月,这两年半的时间里,吸收利用外资迈开了步伐,形势不错;改革外贸体制着手进行,外贸出口呈现较多增长;两省通过改革体制,搞活经济,加快了发展;经济特区的建设相继展开。我国把对外开放作为一项基本国策来贯彻实施,由决策构想变成了俨然在望的现实。就在这个时候,7月15日上午,小平同志找万里、姚依林同志和我谈话,对经济工作作了重要指示。关于对外开放,小平同志说,哈默石油公司对我有个启发,外资值得利用,长期计划中一些骨干项目,我们自己搞要十几年才能搞成,利用外资也许只要五六年。要搞,就早点动手,主动去搞。他还指出,要加快外贸改革的进度,要由“你那个委员会(指国家进出口委)统一对外”。

 

  7月23日,中央书记处讨论对外经济贸易工作。胡耀邦同志和书记处的多数同志都到了,国家计委、进出口委、外贸部的负责同志列席会议。事先,我组织进出口委起草一个《汇报提纲》,集中了1979年以来的进展情况,对如何进一步推进提出了意见。在汇报完毕后,我又强调了两点:一是出口工作要有一个较大的发展,首先要抓精神状态,解放思想,放开手脚,抓货源,抓生产基地,抓经营管理,抓体制改革,抓政策配套,不能坐等人家上门,必须走出去做生意。二是积极利用外资,这是发展国民经济的一个突破口。对这个问题,党内认识还没有完全一致,要进一步统一认识,大项目要慎重,详细论证,不能仓促上马,而中小型项目可以放开一些。到会的中央领导同志都表示赞成《汇报提纲》和我的意见,展开了热烈讨论,当天没有结束,30日又开了半天。

 

  这次中央书记处关于对外开放的讨论,反映了经过两年多的实践,指导思想有进一步深化。我记忆犹新的有以下几点:

 

  第一,要把对外经贸工作提到战略高度来认识。耀邦同志说,现在的政治战略、经济战略,都不是一国的事情,要从全球来考虑。我们的经济工作,要以自己的力量为主,争取外部力量为辅;要充分利用国内资源,但不要忽视外部资源;要学会两套本领,既要提高国内工作的本领,又要学习开展国际经济交往,走向全世界。在引进问题上,要准备付一点学费,一个时期吃一点亏不可免,重要的问题是争取时间速度。

 

  第二,对外经济贸易工作要解放思想。好几位领导同志都指出,对外经济贸易工作领域解放思想最差。应当怎样理解自力更生?不是进口东西越少越是自力更生。完全靠借债度日,依赖外国,当然不行。但是把人家的长处拿过来为我所用,洋为中用,补己之短,加快发展速度,就是自力更生。今后中国经济建设不能再走基本上封闭的道路、自给自足的道路。这个基本方针要坚决定下来。

 

  第三,积极稳妥地利用外资。许多同志都赞同我讲的意见,强调国内资金不足,就要善于利用外资,即使付点利息,但可以买得时间,不能顾虑重重,迈不开步子。当前如何利用?主要应在合资、合营方面发展。

 

  第四,积极扩大外贸出口。到会的领导同志一致同意《汇报提纲》中提出的外贸出口增长应高于国民经济增长的幅度,认为我国发展出口有三个优势:煤炭等资源丰富,劳务(包括劳动密集型产品和各种工艺技术型劳动)成本低,机械制造能力有一定基础;主张在财政上扶植外贸,物资平衡上挤一点照顾外贸。后来的外贸持续发展,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如机电产品出口,1981年才十多亿美元,1992年达195亿美元。

 

  第五,发挥两个积极性。外贸也好,外经也好,根本方针是统一领导,1980年在十一届五中全会上分头经营,发挥两个积极性。整个外贸必须进一步搞活,首先是上海、天津,应该多放宽一些,特别是在来料加工出口、产销结合上,要给他们更多的权力。按部就班走四方步,经济搞不上去。要放手鼓励那些能够开拓局面的同志,这样的同志得不到支持,评头品足、拉后腿的人得不到批评,拨乱反正就没有希望,我们的事业就没有希望。

 

  这次汇报讨论的精神,传达下去后有力地推动了当时的工作,今天来看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阅读(904) 评论(2) [收藏](0) 赞(0)


请对拙文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评论和回应:

哈神探 [2013-10-12 22:42:22]:

回复@夏子星:百度一下里面的人名,可以看到过去和现在的传承关系:)

回复
来自群
夏子星 [2013-10-12 09:48:06]:

哈总转的这篇也很好看,让我们了解到了改开的一些轨迹

回复
来自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