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人注册
忘记密码?
Nibrary.com

坐看云起


坐看云起
群统计
积分:543324
访客:944640
成员:60
微聊:1117
长文:470
其它群:
云裳花容
朵云书画
音乐•云水间
人云亦云
子曰诗云
依云而居
影云视云
留学美国
投资和移民
访问者
网言
01/15/19
一棵笋
09/24/18
大管家
03/04/18
夏子星
03/02/18
星探
01/17/18
彭发朦
04/16/17
土唐
04/16/17
一头蒜
04/02/17
哈神探
03/25/17
sijiyuyan
01/09/17
一红裙
12/26/16
一工具
09/13/16

彭发朦 [2013-07-28 15:57:38]    来自薄克   

靠不住的记忆难还原的真像

这些年流行口述历史,当往事从当事人的嘴里娓娓道来,仿佛历史正在还原和再现。可是人的记忆真的可靠么?虽说现实世界在视网膜上形成的是实像,但存入脑细胞的,却是经过主观处理,再被时间不断冲洗的记忆痕迹。当过去渐行渐远,那些痕迹是真是假是虚是实,很难用“眼见为实”一言以蔽之。

据纽约时报,麻省理工学院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利根川进教授的研究小组,报告过一组有关“错误记忆形成”的实验,对记忆的准确性有所质疑。

利根小组的实验主要包含三阶段。

在实验的第一天,研究小组首先让老鼠体验正常环境,同时用实验手段识别出记忆环境的那些脑细胞,然后对其化学标定。

在实验的第二天,让老鼠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并在那里电击老鼠一次。在电击的同时,用实验手段刺激被化学标定的那些脑细胞,以唤起老鼠对第一天环境的记忆。

在实验的第三天,老鼠被重新放入第一天的正常环境。奇事出现了,老鼠在正常环境中表现出因害怕电击而发懵的行为。显然,第二天对化学标定的那些脑细胞的刺激,让老鼠误以为电击是发生在第一天的环境中。老鼠的大脑,对两次体验做了融合处理,形成了一次错误的记忆。

跟据他们的研究结果,利根教授认为人的记忆可能会很不可靠,目前刑事案件中过分依赖目击证人的做法值得反思。当然事情都有两面,不可靠的记忆,会让“真实”和“想象力” 在人脑中结合,正好是科学和艺术创造力的源头。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回到开始说的口述历史上,因为个体记忆不可靠,要想还原历史,就必须尽可能多的汇集不同的当事人记忆。在正常情况下,不同当事人对同一事件的一些细节记忆,应该略有不同,而这些不同,正好说明它们是有价值的原始记忆。如果众口一词,到像是按事先写好的剧本复述,有集体造假之嫌。所以,真像藏在相互矛盾的记忆之间,需要有见识的人去鉴别。

其实还原真像,再现历史,本是读史书的乐趣所在。不过,自古历史“发明家”多如牛毛,还原再现,真不容易。或者,历史似微观粒子,只能用统计波函数来描述。而任何对历史的描述,因受主观干扰,都无法完全精准,仿佛海森堡测不准原理。

阅读(1045) 评论(9) [收藏](0) 赞(0)


请对拙文发表评论:


转发微博

评论和回应:

一棵笋 [2013-07-30 09:59:27]:

说个自己的例子:小时候的记忆大都比较模糊,但我一直记得幼儿园的大楼。等到好多年后再去看时大为吃惊:妈呀,原来是那么小的一幢“大”楼:)

回复
来自群
彭发朦 [2013-07-28 23:14:38]:

回复@田之野:是的,所以只能兼听则明了。

回复
来自群
彭发朦 [2013-07-28 23:13:06]:

回复@哈神探:更确切说,都是主观的记忆

回复
来自群
田之野 [2013-07-28 22:42:34]:

据说新闻系课堂常安排学生去经历一个事件,然后写报道。虽然是同一个事件,但不同人写出的报道往往大相径庭, 老师然后就组织大家讨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

想说的是,眼下发生的事情尚且如此,何况是回忆和历史的整理编撰呢?回忆和历史实质上是回忆者,整理编撰者站在自己的立场角度视野,对发生过的事情的再现而已。

回复
来自群
哈神探 [2013-07-28 22:26:16]:

所有的记忆都是现下的记忆

回复
来自群
彭发朦 [2013-07-28 21:56:09]:

回复@夏子星:这个可能还要求正你家的其他人。:)

回复
来自群
夏子星 [2013-07-28 21:46:48]:

回复@巴尔:我一直纳闷的是小时候养得小热带小鱼,用玻璃瓶子装,还盖上盖子,早上起床后盖子还是完整的饿,鱼却不见了,至今还纳闷到底是我记错了还是发生什么事了呢?难道真是记忆问题?

回复
来自群
彭发朦 [2013-07-28 18:12:32]:

回复@巴尔:所以不排斥不同角度的叙述,特别是和自己所见不同人的叙述,有助于接近真像。不过,多数人会觉得自己的,才是正确的。。。

回复
来自群
巴尔 [2013-07-28 16:07:59]:

人的记忆是个很有趣的东西。

我读大学时,我们班到一个电化教学大教室上课,教室里有两台SONY大电视机,比当年我家的电视大多了,所以每次去上课,都记得打量打量那电视。 某天,又去那个教室上课,突然发现少了一台电视。果然第一堂课上完休息时,有个人来问,你昨天来上课时,电视还在嘛?

就这么个简单的问题。

我自然而然地说,我记得非常清楚,在。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那工作人员去问身边别的同学时,答案居然不同,有说在的,也有说不在的。说在的人,口气肯定,问题是,说不在的,也是语气不容置疑。而且两边人互相看着,都大惑不解,我觉得可能是觉得对方眼睛是不是有毛病。那工作人员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后来这事究竟如何就不知道了。

所以,我一直觉得,记忆这个东西,还难说是个什么东西。同一事件的不同说话,很多时候也许是另有原因,那些原因往往也有迹可循,但是偶尔,未必就能够解释清楚。

回到你的话题来,仅仅从红墙里的口述历史来看,往往倾向性就很大地影响了事情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某些口口声声公正中立的人物。

回复
来自群